首页 > 观察

观察

“洗车行动”推进五年多 巴西检方查跨国企业行贿“巴油”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0:30

  巴西2014年启动洗车行动大规模反腐调查,迄今定罪百余名政商两界人士。

  2019年,这一反腐调查的部分目标是外国大型企业,包括全球最大的航运企业马士基集团、大型石油交易商维多石油公司、特拉菲古拉公司。

  这些外国企业的涉案共同点是向国有企业巴西石油公司(以下简称巴油)员工行贿,以换取更低价格和更多合同。

  丹麦航运企业涉案

  20143月,媒体披露巴油高级管理层集体腐败,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收受贿赂。后续曝光不少巴西政府官员为巴油、私人建筑承包商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等大企业外包工程的承包商充当掮客,借政府合同收受贿赂。为此,巴西司法机构展开名为洗车行动的调查,巴西前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等政界和商界重量级人物涉案。

  随着调查推进,丹麦马士基集团去年底成为洗车行动最新一轮的调查目标。

  巴西联邦检察官去年12月证实,马士基及其分公司2002年至2012年共计和巴油签署69份船运合同,合同总价3.09亿美元。其中,马士基涉嫌累计向巴油员工行贿总计340万美元,涉及11份船运合同,合同总价1.41亿美元。

  马士基据信利用一名中间人向一名巴油经理行贿,以得到有关船运合同的内幕消息,该名中间人目前正协助检方调查。

  马士基方面在一份声明中说,这家航运企业设在巴西主要城市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的办公室遭巴西警方搜查,企业正全力配合调查。

  检方说,一共得到12张搜查令和查封令,以方便后续调查。

  巴油方面表示将继续配合当局调查,称公司本身就是腐败的受害者。巴油形象近些年因洗车行动反腐调查受到影响。

  除马士基以外,另外两家航运经纪公司同样遭到巴西检方调查,分别是海上潮Ferchem海上潮与巴油在2005年至2018年间签署了87份船运合同;Ferchem与巴油在2005年至2015年间签署了114份船运合同。这些合同主要涉及油船。

  上述涉案船运合同的总价格达11.9亿美元。上述公司被指贿赂巴油雇员,获取用于运输石油和衍生产品的船舶安排信息,以便在合同竞标中取得优势。

  此前,卷入调查的石油产品航运企业包括雅典海航运公司、多里安(赫拉斯)和爱琴海船运管理公司,涉嫌在巴油的船舶租赁计划中行贿。

  石油交易商难脱身

  巴西石油业内人士卡洛斯·恩里克·诺盖拉·埃尔斯去年8月认罪。他说,自己充当中间人,替大型石油交易商荷兰维多石油公司和总部设在瑞士的特拉菲古拉公司向巴油行贿。

  巴西检察机关2018年底指认维多石油公司、特拉菲古拉公司、瑞士嘉能可公司、摩科瑞能源集团等大型跨国石油交易商向巴油员工行贿,以换取更低价格和更多合同。检方说,贿赂2011年至2014年发生,贿金总额至少3100万美元,巴油员工以低于市场水平的价格向交易商供应石油及其衍生产品和储油罐,继而捞取回扣。

  检察机关以无限制行动命名那场针对石油交易商的调查。

  巴西联邦警察获得的往来电子邮件显示,交易双方使用老虎”“M先生等代号称呼彼此,商量以折扣价交易产品,以市场价开企业发票,每桶油差价为10美分至1美元,非法所得由双方分享。警方所获证据包括记录贿款信息的电子记账单。

  检方发现,贿赂款经由美国、英国、瑞典、瑞士、乌拉圭等国的银行账户流转。

  相关调查2019年继续推进。石油业内人士埃尔斯供认,他组建了一个犯罪团伙,2011年至2014年间帮助维多石油公司、特拉菲古拉公司向巴油员工行贿,他向检方提供数十封电子邮件和银行文件作为证据。

  按埃尔斯的说法,维多石油公司、特拉菲古拉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对行贿一事不仅知晓,而且在个别情况下协助行贿。

  巴油方面回应,得知上述消息以后迅速启动内部调查,已经将涉案职员撤离原有岗位。

  埃尔斯同时举报他的生意伙伴、瑞典人博·永贝里从事类似生意,为行贿人和受贿人牵线搭桥。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对永贝里签发逮捕令。

  特拉菲古拉公司不是第一次被巴西检察机关点名。这家企业从事能源和金属类大宗商品交易,是全球最大私营石油交易商之一。企业前高级主管马里亚诺·马孔德斯·费拉斯2016年在巴西被捕,原因是涉嫌以他自己创建的一家印刷企业为名义向一名巴油高管行贿。巴西法院2018年裁定费拉斯行贿罪名成立,判处10年以上监禁。

  瑞士检察官去年11月搜查位于日内瓦的维多石油公司、特拉菲古拉公司办公室,以取证配合巴西检方调查。

  行贿工具挨个查

  巴西大型建筑企业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卷入腐败丑闻,去年6月申请破产保护获得法院批准,以着手重组130亿美元债务。

  奥德布雷希特公司1944年创建,长期以来是巴西商业巨头之一,除了建筑业,在工程、农业和石油化工领域同样扮演重要角色,是洗车行动的重点调查对象。

  依照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先前与美国方面达成的认罪协议,它承认为获取政府工程合同而在秘鲁、巴西、厄瓜多尔、巴拿马、多米尼加共和国等12个国家行贿,金额合计将近8亿美元。这桩丑闻涉及数以百计企业家以及总统、部长等政界要员。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向多个国家支付数十亿美元罚款。

  奥德布雷希特公司时任总裁马塞洛·奥德布雷希特2016年因腐败、洗钱等罪行由法庭判处19年零4个月监禁。他曾是巴西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后来获减刑,现在位于圣保罗市的自家豪宅内以软禁方式服刑。

  时至去年,针对这一行贿大户的调查仍未结束。巴西警方去年8月证实,他们正在缉拿一家啤酒企业的老板沃尔特·法利亚,这家企业2006年至2014年替奥德布雷希特公司洗钱8700万美元。

  检察官费利佩·卡马戈说,调查显示法利亚的啤酒企业充当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回扣银行,让这家酒企帮助它向政界人士行贿。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向酒企转移贿金的方式是佯装帮助后者翻修工厂或者购买器械。

  去年5月,巴西检方发现小银行保利斯塔斯银行2009年至2015年充当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行贿工具,帮助后者向政界人士行贿至少1200万美元,从而得到政府项目订单,尤其是巴油订单。

  洗车行动调查人员长期以来怀疑巴西一些银行是行贿网络中的必要链条。检察官胡利奥·诺罗尼亚说,这拉开了打击充当行贿工具的金融和银行机构的序幕。

  洗车行动延长一年

  5年多来,巴西司法机构不遗余力地推进洗车行动,以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为突破口,不断追查政商勾结丑闻,曝光多桩贪腐案件,让遍布多个行业的蛀虫无处遁形。2017年的劣肉行动专门调查将不合格肉制品投放国内外市场的黑心厂商及利欲熏心的农业部门官员,2018年的共振行动揭开里约州公共卫生系统官商勾结黑幕。

  与此同时,法律和政商界一些人士指认个别检察官为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而利用洗车行动

  尽管如此,巴西总检察长拉克尔·道奇去年8月宣布再将洗车行动延长一年。她总结,自2014年至20197月,这一反腐行动共计对445名嫌疑人提起诉讼,罪名涉及行贿受贿、洗钱和妨碍司法,追回赃款34亿美元。

  检察官马塞洛·里贝罗说: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认为,连一半的路还没有走完。在每一个拐角,又有一些新的嫌疑人被发现。(特约记者 陆致远 || 责任编辑 赵国利)